吹子

种种不安

We've been hiding enough

春去夏悠悠
我们已错过太久
谁爱这忧愁

十四行

“我对一位/苗条的姑娘的/无止境的沉默/陷入沉思”

谁记得暴雨后颓靡的木槿
一直如此在树荫下,你看不见
自生走向死亡,在沉默的树林
是——你看不见的光线

而你在磷火,在烟中迷离
而你在杂乱的节奏中扭曲身体
妄想用酒精晕眩自己的思绪
妄想用笑掩盖皱纹和忧郁

你渴望策兰的石头花开
却始终与影子徘徊独行
你渴望心中朝开幕落的木槿
却不敢直视它的花败

生命无非是光一闪 
而你,是如此暗淡 


【天も花に酔へるか雲の乱れ足】

— —野野口立圃

注:天也醉樱花,云脚乱蹒跚。


真是春暖花开好时节

晚风

而,我莫名走入那片树林
橡树在凛冬中无法生长的地方
晚风就这样吹过坚硬的岩石
我呆滞地望着每一棵树
仿佛似曾相识,却不知所措

当,我伸出嶙峋的骨头
去触及斑驳的肌肤,和坚韧的枝干
竟发现在它们干枯的深处
有一颗跳动的心,慌张的我
不停地不停地用手挖开它们的身躯

就这样,我在一片深红的血泊中
在耳鸣不绝环绕的沉静中
在腐臭暗暗侵入鼻息的空气中
在暗无边际和浑浑噩噩的黑夜中
将心脏塞进空旷的胸腔

可,没有一点温度,如我
生硬的微笑,如我躺着的
岩石,如黑幕中一如既往的残月
不管怎样,一切都是如此无力
晚风就这样吹走了

哦,这里曾经枝繁叶茂
这里有过鸟语缭绕
溪水潺潺奔波过藤蔓
可如今萧条的凛冬里
热闹是别人的,孤独才是我的


在深处的墙角

干枯的树扭曲着枝干

远处,雾霭包围了山峦

灰蒙蒙一片,没有路灯

声音凝滞在空气里

在黑暗中,磷的气味

散发着暗淡的光

崎岖的道路,趴在地上

目光呆滞的少年

徘徊在漆黑之中

深夜仍然一片宁静

踏落叶满院
一阵风来一阵远
阵阵声如弦

残柳风中黄
青荷衰败随波荡
冬日满河塘

春天在哪里

春天在哪里?银杏树上
黄色小伞上
或者在瑟瑟寒风里
总是如此般悄无声息
心中滋长的暖意翘首企盼

春天在哪里?昨夜梦境
隔雾听风铃
白色云雾若隐若现
红红的花蕊远处散开
仿佛朝霞般在天际线铺满

啊!春天已经降临
就在这目所能及的大衣里
就在这触手可及的暖阳里
凛冽的冬风早已孕育四月的光


失乐园

纵横在黑夜与白天
纵横在生与死的极致——
顶端的花蕊孕育着
玉露琼浆,炙热
尽头是紧促的呼吸
此起彼伏的胸脯
在山峦的湿热里
忘乎所以,却
胆战心惊地拉紧绳子
生命的绳索,最后一丝
气息。在余波未平的
欲望里,所拥有的
肤白色胴体
散落樱花片片

1 / 9

© 吹子 | Powered by LOFTER